党史人物

斗智斗勇胜敌顽

                          
                          
——崔子明与泰城对敌斗争

  崔子明是泰西抗日斗争的传奇式人物。抗战初期,他参与发动和领导了著名的泰西抗日武装起义。抗日战争期间,他先后任八路军山东纵队第六支队驻夏张办事处主任,泰安(西)县二区(夏张)抗日政府区长、县委敌工部长、泰西地委敌工部长和军分区一团政委等职。在坚持泰西抗战的艰苦斗争中,他与日伪斗智斗勇,令敌人闻风丧胆,与此同时把斗争的触角伸向了敌人控制严密的泰安城,创造了一个又一个传奇式的斗争故事。

    

   瓦解伪军,夜袭大河车站

    

  日本侵略军于1937年底占领泰安后,为保证津浦铁路运输线的畅通,在大河东岸花桥头旁修筑碉堡,派兵守护。后因泰安、界首都距大花桥碉堡太远,来往乘车不便,便在二十里铺(旧名火楼)新建大河车站。起初有十几个日军和一个班伪军驻守,负责看管铁路大桥,办理车站事务,后因战线拉长,兵力不足,多次调动,只剩下三个日军和一个班的伪军。时间一长,他们就野性大发,整天带着伪军到附近村庄横行霸道,奸淫掳掠,闹得群众日不聊生,老百姓一听说日伪军出动都胆战心惊,尤其是年轻妇女更是赶快躲藏。

  1940年6月,崔子明同志召集粥店乡、六郎坟乡干部共同商议如何消灭这伙害人虫。有的同志提议,乘敌人出动时消灭他们。大家认为这个意见可行,也比较容易,但会给老百姓留下后患,在哪个村消灭他们,哪个村就会遭到日寇的报复。最后崔子明决定,还是利用粥店报告员张振山到伪军内部做瓦解工作,取得内部接应,在大河车站内消灭他们,并将这一任务交给了张克明(化名李德)。

  张振山,外号“疤四”,粥店村人,是粥店乡的日伪报告员,平时对抗日工作也有帮助。他每天都到大河车站报告地方上的各种情况,天长日久,就同车站上的伪军混熟了,还经常在一起吃吃喝喝,关系密切,出入很方便。张克明接受任务后,即刻找到张振山谈瓦解大河车站伪军的事情。张振山说,伪班长杨逸德,河北省人,因家里穷,为生活所逼才出来当兵,品行还不错,争取他反正很有可能。同时我们庄孙玉盛给日伪军做饭,经常出来买菜,杨班长很信任他,我和他去做杨班长的工作是有可能的。结果三天后,张振山与张克明碰头时说,事已办妥,杨逸德不愿再干伪军了。他说免得日后在中国人民口中落个二鬼子、汉奸走狗的坏名声,愿意同你们联系联系,也好找个出路。张克明将这一情况即刻向崔子明同志作了汇报,他认为这是一个有利时机,当即决定同杨逸德见面,做杨的工作,争取他带全班反正起义,除掉大河车站的3个日军。见面后,杨逸德对崔子明同志详细谈了家庭状况、思想变化和大河车站伪军情况,表示愿意作内应,为抗日做点贡献。随后共同确定了袭击大河车站的时间、接头地点、联络信号和策应措施,便各自分头准备。

  这天夜里,崔子明同志带领8名武工队员来到曹家村,同他们共同研究了行动计划,具体分工是:崔子明同张克明负责这次行动的全面指挥;刘德行负责切断电话线;张廷刚、张振山负责作伪军反正工作;王傲(王连周)、郭玉吉、张建杰、吴乃锋、陈子正、杨洪蹙等6人负责打掉鬼子。约10点半钟开始行动,张振山作向导,走在前面,约半小时就到大河车站附近,然后与杨逸德取得联系,即刻行动。刘德行首先将电话线切断,控制了对外联系;张廷刚、张振山、杨逸德直扑伪军宿舍,杨以班长身份,下令伪军起床,携带武器集合,准备出发;王傲、郭玉吉等6人扑向鬼子床前,俩人一组,各对准一个鬼子,同时开枪,鬼子应声而亡。然后集合带领全班反正伪军,携带武器弹药离开车站,胜利地回到根据地。这次战斗只用了几分钟就结束了,共击毙日军3名,瓦解伪军反正一个班,缴获大枪15支、子弹1300余发、掷弹筒1个、炮弹40余发、电话机1个,给了敌人以沉重打击。

    

   建立以泰城为中心的情报交通网

    

  1939年底以后,泰安(西)县抗日斗争形势逐步恶化,泰城及各据点的敌人不断外出“扫荡”,搜捕我抗日干部,剿灭我抗日武装。时任县敌工部长的崔子明同志根据形势需要,建立和加强了抗日交通情报工作,先后在泰城敌伪内部安插、发展了一批“内线”关系和情报人员,建立了从泰城至泰西的交通线。

  当时的泰安城归铁路以东的泰安县管辖(隶属泰山地委),但崔子明同志还是与鲁中军区派到泰安领导情报交通工作的鲁宝琪商定,在泰城青山街路口的郭家小铺(门牌16号)设立了泰西交通情报总站,由店主郭兴富负责。情报总站的任务:一是接转城西王庄村情报员傅振海关于伪县大队内线军需李寿臣、文书于岱一送来的情报;二是接转城内登云街敌“一四八〇”太田部队的内线徐兰亭送来的情报;三是接转内线李仲庆从宪兵队特务赵长富处得到的情报;四是接转城西七里埠两面爱护村长毛庆典搜集的关于杨家胡同张星斋“特务窝子”泰安饭店的活动情报;五是接转内线阎洪斌关于泰西敌伪人员在紫云相馆照相办理特务证的情报。凡有情报均由总站郭兴富同志负责随收随发,按上级规定的顺序转送各情报交通站。七里铺刘庆松为第一站;六郎坟张灿谟为第二站;萧家林张杰法为第三站;郭家小庄郭继昌为第四站;峦湾崖邹梅林为第五站;王士店王继友为第六站;张山头庄张凤全为第七站;南白楼李善明为第八站;肥城小柱子赵业相为第九站;两山沟赵××(忘记名字)为第十站;宋家庄邵学苓为第十一站;肥城肖丈崖村李介生为第十二站;大辛庄辛××(忘记名字)为第十三站;白家庄李××(忘记名字)为第十四站;再送至红山庄终点站,由终点站分送泰西专区和泰西县政府及部队。各站所取得的情报除按规定转送总站外,遇有特殊紧急情况可直接转送下一站,以便领导采取应急措施。

    

    

    打、拉泰城伪警备队司令路文炳

    

  1941年4月,受日军委任驻泰城伪警备队司令路文炳,带一手枪警卫排,去泰安(西)县所属各伪军据点巡视驻防军务。

  情报传出后,泰安(西)县委敌工部部长崔子明同志果断地决定,趁此良机,以打、拉的斗争策略,争取利用路文炳,为我做点有益于抗日的工作。

  5月初的一天,路文炳果真带着保镖来到泰安(西)县东上章伪军据点。据侦察,路早饭后由上章伪军据点去夏张镇向日军汇报驻防军务。于是决定在河东上章村庙口设伏截击。按预定计划,由敌工部长崔子明带领十几人的手枪队,埋伏在庙口一旁,县武工队长王雷(王振山)率一个短枪班设伏在庙口前直接迎敌截击。

  按计划分别设伏后,我侦察人员报告:“敌人来了!”只见路文炳一马当先,率领他的警卫排和驻东上章据点的伪中队长迎面而来。

  站在庙门口台阶上的王雷同志,率短枪班英勇迎敌,与走在前头的路文炳来了个马头相触,手枪口迅速指向路文炳的脑门,并且大喝一声“不准动!举起手来!”

  突如其来的截击,吓得路文炳魂不附体,晃了几晃差点跌下马来。尾随在后边的伪军,此时此刻也不知所措,看到四周黑糊糊的枪口,个个像木鸡一样,呆呆地站着一动不动。

  这时,敌工部长崔子明同志,拉开嗓门,面对路文炳和伪军们,进行政治攻心教育:“今后你们做事,要有中国人的心肠,日本鬼子长不了!你们要多为抗日做点好事。今天是初次见面,宽大你们,不予打击。若置若罔闻,丧失中国人的心肠,效忠日寇,下次严惩不贷!”最后,武工队长王雷同志把枪一挥说:“走吧。”这时路文炳才清醒过来,如惊弓之鸟带领伪军溜走了。

  当天晚上,崔子明、王雷同志,回到南白楼村去找我地下关系马希贤先生,让他找路文炳商定一下,什么时间,在何地点与我们见面会谈。同时告诉他我们提出的见面会谈的时间、地点,征求路文炳的意见,让路尽快定下来,以免往返徒劳,耽误时机。

  马希贤先生将我方计划安排原原本本地告诉了路文炳。路又让马希贤回见崔子明、王雷,告知让明天派人去他家取预约信。

  次日早,崔子明同志派交通员到南白楼村路文炳的家里取来了预约信,信中写道:今晚在东上章村东山脚下见面会谈。

  为慎重起见,崔子明同志对这次与路文炳的会谈,做了多方面的工作和应变准备,提前派人到预定会谈地点,进行侦察和埋伏,以防万一。路文炳没有失约,双方按时到达了预约地点——上章村东山脚下。经过商谈,路文炳定下约法三章:

  一、日寇如有大规模的“扫荡”,要及时准确地给我传递情报。

  二、想方设法给我抗日部队购买武器,补增一部分子弹。

  三、教育所属官兵设法掩护我方干部和抗日部队与家属。

  会谈结束,路文炳赠送我二八竹节匣枪一支、子弹数十发,以示履行帮助抗日的诺言。

  自从打、拉路文炳后,他对驻泰安(西)县的伪军做了一些工作,特别是在日寇“清剿”、捕杀我抗日干部、家属中起到了掩护作用。每逢日寇“扫荡”泰安(西)县时,都能及时准确地给我送情报,为我们有计划有准备地进行反“扫荡”提供了有利条件。

    

    营救武志勇母女

    

  1942年初,泰安(西)县委书记邹靖国被捕叛变投敌,在泰城当了敌人的特务。他带领日军特务、汉奸到处抓人,泰西党组织遭到严重破坏。邹清国在叛变前,对武家南仇妇救会主任、共产党员武志勇就有占有之心。因为武志勇不仅识文解字、通情达理,还长得端庄秀丽,一表人才。邹靖国变节投敌后,一天带着二三十人,在日军队长田中带领下到新三区活动,经邹靖国引导来到武家,抓捕了武志勇和其母。武志勇死活不走,大骂邹靖国叛徒汉奸。其母更是恨透了这个没有良心的家伙,宁愿自己闺女一辈子不出嫁,就是死了也不能嫁给这个狼心狗肺的二鬼子。邹靖国只好下令将其母女绑在车子上,抢进泰城,带到财源街桃园春饭店住下,并派了两个便衣日夜监视,供给饭食。由于武志勇母女大骂不止,邹靖国也不敢前去纠缠。

  敌工部长崔子明得知情况后,便交待县政府秘书孙兆寰找关系设法营救武志勇母女,于是找到了七里埠“爱护村”村长毛庆典。崔子明向毛庆典交待了营救武母女的有关事项。毛即派两个得力手下到桃园春饭店,很快与邹靖国的两个便衣混熟了,成了朋友。两个便衣逐渐对武母女放松了看管,并不断让母女俩上街走走,有时还到车站北的赵家去散心。崔子明看时机成熟,便与毛的手下约好时间、信号,借母女俩出去散心为名,以姑娘手拿白手绢为暗号,由在泰城干特务的内线于汇涵用已雇好的黄包车将其母女送到涝洼庄南,再由三区负责人吴品三和东牛村范培成前去迎接,顺利完成了营救任务。邹靖国又恼又急,随即派特务去东肖家林村抄封了于汇涵的家。

    

    震慑叛徒邹靖国

    

  根据邹靖国被捕叛变后的恶劣表现,敌工部长崔子明找张克明交待任务,要他依照“爱护村”村长毛庆典的安排,打入警务段作地下工作,同早派去的郭玉吉同志一起寻机除掉叛徒邹靖国。

  1942年春,张克明打入到警务段,与郭玉吉一同想法接近邹靖国,但邹靖国警惕性很高,不让任何人靠近他。六七月间,张克明以崔子明的名义给在北京治病的彭涛同志去信,让其来泰安一起做邹靖国的工作。彭接信后来泰安,在郭家小铺(联络站)北院住下,共同研究了邹靖国的问题。彭涛即刻写了一封信,让张克明亲手送给邹靖国。邹看后,愕然地问:“现在他人在哪里?”张说了彭的住处。邹说:“好吧,你先回去,我随后就到。”邹与彭见面后,悲喜交加,继而谈到本身处境问题。邹说:“我是没希望了,只有死路一条。”彭说:“你不要太悲观,现在悬崖勒马还不晚,只要向党悔过,希望还是有的,你可以和子明同志联系一下。”邹说:“就这样,请你安排时间。”次日张克明给崔子明去信,汇报了与邹靖国见面的经过及谈话情况,并请他安排时间、地点与邹见面。第三天收到回信,后按信中要求,带邹靖国到泰城南房家村高粱地里与崔子明见面。张克明和刘庆松、张廷杰、曹龙骧等人在四周站岗,以防万一。

  崔子明与邹靖国见面后,义正词严地指出了邹靖国的叛变罪行,对他进行了严肃批评教育,指明出路,提出要求,让他回去瓦解西界警察所,营救被捕同志,将功赎罪。邹靖国吓得胆战心惊,老老实实地答应了所有要求。

  邹回到泰安不长时间,就将崔子明交给他的任务完成了,再没敢做坏事。1944年5月,被敌人榨尽油的叛徒邹靖国为寻找生路,向抗日政府提出,要求对自己的罪行给予处理。但由于事关重大,此问题被上报中央。中央认为县委书记叛变投敌者极少,要求将邹送延安。经中央审查后,邹被安置在一个工厂做工。1945年日本无条件投降,应当地政府和人民群众的要求,将其押回泰西县,在夏张村召开万人公审大会处决。

    (李志钢 整理)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