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史人物

驰骋泰沂战敌顽


——徂徕山抗日武
装起义领导人
赵杰

 (一)

  从中国地图上来看,地处华中的大别山区与山东半岛的泰沂山区,山势都是呈西北东南走向,中隔淮北平原,错列平行相望。这两处的山山水水,都是赵杰将军曾经鏖战过的地方。出生于河南省商城县的赵杰将军,就是在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以大别山为中心的鄂豫皖革命根据地冲杀出来的一位红军将领。1932年,他随红四方面军开辟了川陕革命根据地;1936年,经过长征,一、二、四方面军会师后,他便生活、学习、战斗在中国革命的圣地延安。抗日战争的爆发,使赵杰将军与泰沂山区结成了不解之缘。
 

  (二)

  1937年卢沟桥事变,中国共产党发布通电,号召实行全民族抗战!赵杰由延安抗日军政大学被派往山东,开展抗日斗争。

  是年10月,日寇占领德州,兵临黄河。中共山东省委由济南转移泰安,就隐蔽在飞檐斗拱的文庙里。省委书记黎玉、宣传部长林浩迎接了赵杰,他们在一起分析了山东的形势:拥兵10万的韩复榘正准备从济南弃城南逃,山东势必沦陷敌手。国难当头,山东省委决定以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为旗号,在徂徕山地区发动抗日武装起义。省委强调,要发动群众积储起义的力量,把握起义时机,适时在日军初到、国民党溃退的空间里一举成功。
  
泰沂山脉的徂徕山,横亘于泰安、莱芜、新泰之间,处于山东腹地,西控津浦铁路,东连莲花山、沂蒙山,北拒泰莱平原,南接大汶河;有高山深壑为天然屏障,攻可出击,守可据险,退可藏兵山林,而且有非常好的群众基础,是创建泰沂山区抗日根据地的理想地域。

  12月24日,中共山东省委为了统一领导各地的抗日斗争,决定了徂徕山起义的时间、地点、部队编制……
  12月31日,日军占领泰安,起义的各路人马奔赴徂徕山大寺(法华寺,今为四禅寺)。
  
大寺创建于北齐河清二年,清乾隆三十四年被洪水冲毁废弃。它寂寥千年,却因在中华民族最危险的关头,爆发了一幕石破天惊的壮举,而举世闻名了。

  1938年1月1日,天气格外晴朗。徂徕山的远山近水都充满了灿烂的阳光。大寺院内一面缀着镰刀铁锤和“游击”字样的红旗,在寒风中猎猎飘扬。黎玉代表山东省委庄严宣布:八路军山东人民抗日游击队第四支队成立了!洪涛任司令员,黎玉任政委,赵杰任副司令员,林浩任政治部主任。起义的队伍高举武器一片欢腾,山应谷合直冲云霄……
  这支队伍有农民、有士兵、有教员 、有学生……他们在共产党的领导下,为了一个共同的抗日目标,汇集在一起了。但是这些战士毕竟没有受过军事训练,尤其是那些来自农村的青年,根本不知道什么是战略战术,甚至连最基本的军事要领也不懂。而四支队里除了洪涛、赵杰是红军干部,只有少数同志当过兵。赵杰便充当了军事教官,给战士们讲解战术,手把手地教他们射击投弹,在山地上摸爬滚打地进行军事训练。这所千年古寺,竟然出现了厉兵秣马的崭新气象。

  (三)

  1938年1月中旬,四支队离开大寺,进驻东良庄(今为岱岳区良庄镇)。
  
人民群众恨透了日本鬼子,也恨透了汉奸,他们不断地为部队通风报信。据有关情报得知,已加入汉奸组织“明朗会”的新泰县县长朱奎声,将要去济南投敌,正躲在保安庄。国难当头,他却为虎作伥,必须严加惩处,赵杰便带人前去捉拿。保安庄的地主万小鬼,正在为这个汉奸县长接风洗尘。觥筹交错,杯盘狼藉。朱奎声正酒酣耳热得意之际,忽然几支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他的脑袋,并从他身上搜出了日本股票和敌伪信件。四支队虽然还没有和日本鬼子交火,就抓到了一个大汉奸。

  日军一路南下,气焰嚣张,占领了新泰、莱芜。

  四支队决定,由赵杰部署伏击,狠狠打击这些猖狂的侵略者。1月26日早晨,赵杰带领两个中队,埋伏在敌人必经之路的寺岭庄。小汶河蜿蜒西流,南岸的公路较为平坦,因寺岭高高耸起,形成一个有利的制高点。居高临下的地形,正好是发挥我军火力的最佳位置。此时正是严冬季节,寒风刺骨,埋伏在高地上的战士们不畏严寒,悄悄地等待着敌人的到来。下午3时,日军进入了伏击圈。赵杰一声令下,步枪土枪一齐向敌人喷出仇恨的火焰,一束束的手榴弹纷纷投向敌群,打得敌人鬼哭狼嚎血肉横飞。
  
寺岭首战告捷,炸毁日军马车一辆。不幸的是,杨桂芳同志在战斗中壮烈牺牲,他是自徂徕山起义后四支队的第一位烈士。

  1月27日,四支队移驻凤凰庄,为杨桂芳烈士举行了追悼大会。会场上人山人海,肃穆庄严。赵杰声音哽咽地宣读着悼词,他悲愤地举起拳头,号召全体战士奋勇杀敌,为烈士报仇。同时宣布:判处朱奎声这个民族败类死刑!
  
一声清脆的枪声在旷野里响起,冲破了寒冷厚重的冬云。这是对敌人的警示,也是为英勇的烈士壮行。她弘扬了民族的正气,极大地鼓舞了人民的抗日热情。

  (四)

  2月中旬,赵杰又指挥了四槐树战斗。

  当时,国民党部队第五战区,正部署着台儿庄大战,而敌板垣师团也不断地南援临沂,敌人的军车活动频繁。四槐树村地处泰安至新泰的公路旁边。这一带都是崇山峻岭,一条峡谷从北南下,空中架设着一座石桥。强攻不如巧取,断桥歼敌是最好的战斗方案。

  2月18日凌晨,赵杰率领第二中队来到四槐树村,在石桥桥头设置了两颗电动地雷,并加以伪装。将近中午时分,日军的汽车队缓缓驶来。战士们屏住呼吸,等待命令。前面的几辆汽车通过了石桥,当中间的一辆黑色小汽车驶上石桥时,地雷引爆了,爆发出两声惊天动地的巨响,小汽车被炸得腾空飞起,另一辆大卡车也炸成一堆废钢烂铁,打着旋儿翻滚到山谷中去了。战士们冲上公路,长短武器一齐开火。
  这次伏击战炸毁日军汽车2辆,歼敌40余人,其中还有一名大佐。而我方无一伤亡,打出了八路军的声威。

  
(五)

  1938年2月,侵占莱芜的日军南撤参加台儿庄会战。
  2月23日,中共山东省委在新泰召开了刘杜会议,决定四支队兵分两路主动打击敌人,扩大队伍。北路一大队由洪涛、林浩率领攻占博山,直抵胶济铁路;南路二大队由赵杰、程照轩率领,进军蒙山地区。
  在这个期间,莱芜县的政局乱成了一团糟。国民党特务组织“复兴社”的秦启荣,是个一贯坚持反共立场的磨擦专家,他委派谭远村为县长,还组成了一支300余人的县保安大队,任命景肇苓为大队长,把持了莱芜县的一切政权。他们上台后,强行解散了八路军组织的抗日团体,抢掠了四支队筹集的粮秣给养,还扣押了经理部主任马馥塘同志。他们的倒行逆施简直是和日寇沆瀣一气!四支队站在民族大义的立场上,派出刘居英、亓象岑等人为代表,与谭远村进行了多次谈判,但均未成功。
  3月间,赵杰按照省委通知,率南路军二大队秘密回师进入莱芜边境。鉴于谭远村坚持与我为敌,决定奇袭莱城,严惩顽军。亓象岑曾多次去莱城谈判,对顽军的防务分布了如指掌,便自告奋勇愿做向导。
  4月28日凌晨,尚未破晓,灰蒙蒙的天空还闪烁着点点残星,赵杰率领二大队,悄悄地直奔莱城。守卫在西关的保安哨兵,大概以为鬼子已经撤走了,八路军也不在这里,竟然毫无戒备。部队迅速进入莱城,赵杰命令一部包围了师范讲习所的保安大队,一部包围了县政府。这些临时拼凑起来的顽军,毕竟是一伙乌合之众。当部队包抄了他们的住所时,他们还在酣然大睡。战士们堵住窗口,冲进房门,大声喊道:快举起手来,谁敢乱动我们就扔手榴弹了!这些顽军从睡梦中惊醒了,早吓得魂飞魄散。他们也知道屋里空间小,只要扔上几颗手榴弹就会统统命归黄泉。在生死攸关的时节,也只能顽而不固苟活偷生了,一个个光着身子,抖抖嗦嗦地做了俘虏。谭远村和景肇苓也当场就擒。
  赵杰率领二大队不费一枪一弹轻取莱城,俘敌300余人,缴获了大批枪支弹药,还有一门迫击炮,沉重地打击了国民党顽固势力。当日,由洪涛率领的北路军一大队也赶到莱城。第二天,部队在东关官寺广场召开了会师庆祝大会。
  四支队两路会师,已经发展成为一支4000余人的抗日劲旅了。

  (六)

  1939年山东地区抗日斗争如火如荼。5月,八路军山东纵队抽四支队主力组成南下支队,由赵杰任司令员、汪洋任政委去开辟鲁南抗日根据地。在行军途中,还同泗水来犯的鬼子,打了一个胜利的遭遇战。
  日军调集了泗水、曲阜、邹县等地的兵力,妄图一举消灭我南下支队。八路军向来在优势的强敌面前,采取敌进我退,敌退我打的游击战术。南下支队得到情报,迅速北撤。赵杰命令作战科科长王××,带领一个加强排,留守小山阻击敌人,掩护部队转移。
  小山突兀险峻,是扼守要冲的一个山头。这是一座光秃秃的沙石山,战士们只能利用山石、沟壑来抗击敌人的进攻。
  6月21日,天蒙蒙亮,1000多名日军在机枪和迫击炮的掩护下围攻小山,小山被炸得山石飞崩尘土飞扬。鬼子满山遍野地拥上来了,步步靠近了……打!王××一声令下,步枪机枪手榴弹一齐开火……山坡上横七竖八地布满了鬼子的尸体。
  敌人一次又一次地组织冲锋,但一次又一次地遭到了惨败。战争是一场你死我活的残酷厮杀,战士们的鲜血染红了阵地。
  中午时分,鬼子像输红了眼的赌徒,集中了所有的炮火,疯狂地向小山倾泻。在硝烟弥漫中,小山仍是一座岿然不动的堡垒,交织着一道道使敌人难以逾越的火网。
  黄昏时分,残阳渐落,小山被照得一片通红。最后只剩下7名负伤的战士了,子弹已经打光,他们高呼着:“打倒日本鬼子!”“中华民族万岁!”的口号,端起刺刀,搬起石头向敌人冲去。在悲壮的呼声里,一个加强排47名指战员全部壮烈牺牲。夜幕徐徐降临,小山披上了黑纱……他们掩护了主力部队的顺利转移,换取了敌人200多具尸体。他们用自己的生命向敌人昭示:中华民族不可欺侮!共产党八路军是坚强的抗日力量,是中华民族的脊梁!
  转移后的四支队,又驰骋冲杀在泰沂山区的各个战场,为创建、发展、巩固山东抗日根据地,立下了不朽的功勋。几十年过去了,赵杰一直怀念着这些以身殉国的抗日烈士,在耄耋之年还登上小山,激动得老泪纵横!

  (七)


  1988年1月1日,中共山东省委、山东省政府,在泰安隆重地举行了纪念徂徕山抗日武装起义50周年大会。在大寺西南的马头山上,耸立着高大巍峨的纪念碑,镌刻着徐向前元帅题写的镏金大字,铭刻着那段可歌可泣的历史。它像一支拔地而起的擎天巨烛,在阳光下熠熠生辉,光照千秋。原任中国人民解放军装甲兵副司令员的赵杰将军,心潮澎湃地在摄像机前留下了他的神采丰姿:他与磅礴迤逦的泰沂山脉,高入云天的纪念碑,血肉相依,情义相连!

   (孙绍洪、郭本杰 整理)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