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加徂徕山起义前后

时间:2016-04-13

单 洪
  1937年7月7日,爆发了卢沟桥事变。山东省委号召党员组织群众,武装群众,进行抗日救亡工作。新泰党组织根据省委的指示召开会议,参加者有王德一、王宪廷、王迫悟、王建青、刘少傥,还有我。会议决定:新泰县西南乡由我负责组织动员,新泰西北乡由王建青、刘少傥等同志负责组织动员,新泰东部(包括城关区)由王德一、王迫悟、王宪廷等同志负责组织动员。这时,李枚青、董琰两同志先后从国民党韩复榘狱中释放回来,也积极地参加了抗日救亡的工作。李枚青分到新泰东部地区工作,董琰分到新泰西部地区工作。
  9月间,省委书记黎玉派孙汉卿到新泰、泗水等地巡视工作,并进一步传达省委的指示:广泛地宣传、动员群众,武装群众,组织以共产党员为核心的抗日武装,进行游击战争。县委根据省委的指示,又加强了部署,抓紧时机,动员群众携带枪支参加游击队。当时新泰县规定两个集合点:一个是刘杜镇的新华医院,作为一个武装联络的集中点;一个是二区董家庄董超同志家,作为另一个武装联络的集中点。经过大家的努力,董琰、董超等同志在新泰二区,王德一、王迫悟、王宪廷、李枚青、周星夫等同志在城关区和六区东部、七区北部,共组织了四五十人枪的核心武装。王德一、王迫悟同志在城关区还组织了六七个中队(约四百余人)的抗日自卫团。王建青、刘少傥同志在羊流、坡里一带组织了二十余人的核心武装。韩顾三、李春之、李烈炎等同志在四区张庄、灵查一带,组织了二十余人的核心武装,还组织了三四个中队约三百余人的抗日自卫团。我与王云、张一民、杜文泉等同志,在新泰五、六区以及石莱、放城、宫里一带,共组织了七十余人的武装,还组织了以岳伯良(开明的国民党员)为首的四十余人的武装,并组织了几百人的抗日自卫团。当时,我们组织自卫团的目的,是掌握新泰五、六区和石莱、放城、宫里一带的枪支。这时,董少羲(国民党新泰县教育局局长)从新泰城窜到新泰、泰安边界,派人前来找我,要在共产党领导下抗日。因当时我没有得到省委的指示,未敢答复他。我对他派来的人说:“等请示后,再告诉。”同时,我们还派人到费县的平邑、仲村、泉林(现在的泗水县)一带宣传群众,组织群众抗日,也收到了良好的效果。听说我们在正觉寺树了抗日大旗,新泰警备队有一个排长(姓王)带二十余人的武装,派人前来联系投我抗日,我因不好领导乃婉言谢绝。
  12月间,济南吃紧,泰安多次被轰炸,形势更进一步紧张。这时,我们医院为了躲避韩复榘部散兵的抢掠,决定将联络地点和药品、医疗器械等由刘杜镇搬到东塘峪村,并以此为基地进行工作。
  12月底,省委决定泰安、新泰、莱芜等县组织的武装到徂徕山会师。党组织根据省委的指示,决定各乡发展的骨干武装迅速到瑞山后村集合,以便去徂徕山。这时,我们昼夜进行紧张的发动工作。我通知所组织的骨干武装,星夜到“六月六”(即正觉寺)和“三月三”(即青云庙)集合。
  第三天,我率集合起的武装,从正觉寺到观山的朝阳寺,以便集合那一带武装。张一民留在东塘峪进行联络和接待党组织派来的人员。我又派杜文泉同志去瑞山后村联系王德一、王迫悟、董琰等同志,问何时去徂徕山会合。次日,我接张一民同志派人送来的信说:“刘少傥同志和省委派来的赵玉(此人以后叛变投敌)来东塘峪找你(单洪),他们说敌人可能已占领新泰城,叫你(单洪)率部直接去徂徕山,不必再去瑞山后集合了。目前省委缺医生和药品,叫我先去,我与刘少傥、赵玉带一部分药品先去徂徕山了。东塘峪的联络工作,已安排好人了,请勿念。”杜文泉同志带着王迫悟、董琰等同志的书信归来,信中也叫我直接去徂徕山光化寺找他们。我即着手去徂徕山的准备工作。我安排王云同志留守并联络人员,布置岳伯良、范令章继续发展武装等候消息,但范令章带三四人坚决要跟我同去与省委同志见面。在此情况下,我只好同意和他一块去徂徕山。
  元月初,我率六十余人赶赴徂徕山。当我们行至宫里东南时,有敌机一架在上空盘旋,部队未见过飞机,惊慌四散,集合时不足五十人,又继续前进。在过汶河时,看到前边有逃难的群众,认为是敌人来了,队伍又恐慌四散。最后,集合起不足二十人。此时,我一面派人联络失散人员,一面仍继续前进。快到光化寺时,我派人前去联络。省委派林浩、景晓村、孙陶林、马馥塘、杨纯、赵新、韩豁等同志前来迎接我们。省委书记黎玉、司令员洪涛、副司令员赵杰同志接见了我,我向省委作了汇报。他们对我发展武装的工作表示满意,并给了我许多指示,使我在以后的工作中有了明确的方向。我带来的人员与新泰北部来的同志编入四支队一中队。范令章随我上山后,经省委书记黎玉同志动员,回去继续组织武装和我们联合抗日。
  次日,派回去收容失散人员的同志又带来部分同志,编入二排。后又从新泰陆续来了近三十人,编为一中队三排。一中队由李怀英同志任中队长,我和董琰同志调支队部工作。泰安党组织发展的武装编为二中队,封振武同志为中队长。莱芜党组织发展的武装编为三中队,程绪润同志为队长。还成立了一个特务队,由武思平同志任特务队长。至此,起义部队已发展到四百余人(包括司、政、供、卫人员)。省委书记黎玉同志以党的建军原则建设这支部队,开展了军政教育,学习游击战术,教唱革命歌曲,干部战士斗志高昂,上下团结一致。同志们分头下乡,组织群众,武装群众,决心杀敌救国挽救民族危亡。
  寺岭伏击战是起义部队的第一次战斗。这次战斗,锻炼了部队的杀敌本领,振奋了徂徕山周围的群众。敌人扬言要合击报复我们,情况十分紧张。支队首长根据当时的形势,召集有关人员开会研究部队转移问题。此次会议,支队首长也通知莱芜、新泰党组织的负责同志参加,新泰是我和董琰同志参加会议。首长们在会上说明起义之后部队天天壮大,首战寺岭取得了胜利,敌人已注意并扬言合击。我们为了避开敌人的合击,应迅速撤离徂徕山。领导征求大家的意见,转移到何处为宜。有的说,可转移到徂徕山北面,有的说,可以到莲花山。首长们问到我和董琰有何意见,我们提出了如下意见:部队可以转移到新泰西南乡,此地是新(泰)、泗(水)、泰(安)、费(县)、蒙(阴)、宁(阳)等县的边界。那里靠铁路远,东边是蒙山西部的观山,地域广阔,有党的基础,民间枪支多,部队可以得到大的发展。如部队转移到莲花山,此山太孤,而且山南、山北有泰新、泰莱两条公路,是敌人进击沂蒙山区的主要交通要道,易受敌人合击,不宜去此。最后首长决定部队转移到新泰西南乡,第一步到新泰县的王庄、立庄、麻峪一带,第二步到刘杜、岔河一带,并叫我画了新泰西南乡的地形图。随即,派我和董琰同志为先遣人员,星夜赶赴上述地点设营和筹备给养。
  由于时间仓促,给养筹备不足,部队于拂晓到达时,有一部分人员饿肚子。在此地休息两三天后,部队即去刘杜、岔河一带。支队首长派工作队宣传组织群众,武装群众,发动抗日。这时,我在此地组织的抗日自卫团,经过动员纷纷前来参军。一、二、三中队都补到一百余人。这时,孙汉卿、周蓝田同志在泗水县发展的第五中队八十余人也赶来汇合。部队在刘杜驻防时,在新泰县城以西约二十华里的四槐树村东,炸了日寇的汽车(2月18日)。此次战斗大杀了敌人的威风,大长了抗日军民的志气。在四槐树战斗胜利影响下,前来参军者络绎不绝,部队得到发展。省委为开辟蒙山地区和淄博地区以发展与壮大抗日部队,决定:由省委书记、支队政委黎玉和支队副司令赵杰率二、五中队及特务队一部,去泗水县柘沟和费县万寿宫、白云寺(蒙山前)一带开辟地区,壮大部队;以支队司令员洪涛同志和支队政委林浩同志率一、三、四中队以及特务队,开往淄博地区,壮大部队。我调支队部任秘书和参谋,随黎、赵首长去费县活动。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