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参加陆房战斗的陆房人民

时间:2020-01-17

今年是陆房战斗胜利80周年。作为八路军第一一五师的一名老兵,对这次战斗非常重视,也是几十年研究的课题。二十世纪九十年代末,我多次赴陆房采访,肥城市委党史办的刘长水主任和在东陆房乡挂职副书记、副乡长的宋元明同志提供了方便。现将采访记录整理如下:

一、陆房村

东陆房乡,1985年建立,位于肥城县城偏东南12公里处,2001年撤销。陆房村,分为东陆房村和西陆房村。东距安临站镇驻地4公里。当年,到东陆房村采访时,在一户居民家,看到这家人的户口上写着“六房村”。从《新华字典》314页上得知,“陆”是“六”字的大写。该居民说:“明朝年间,山东地区兵役和病疫群起,农民快死尽了!皇帝下令从山西迁民来山东,我们的祖先,有‘六户’人家住在这里,叫‘六房村’,后人都叫‘陆房’,成了‘陆房村’了。”

1939年陆房战斗时,这里为肥城县第三区,也称安临站区。区政府设在安临站,由于日军占了肥城县城,抗日政府及军队和工作人员多居东、西陆房一带山村。

二、陆房一带是革命老区

土地革命战争时期,肥城县三区大辛庄人辛俊卿,于1932年考入华北大学,加入中国共产党,引来了革命火种。1937年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本村乔绶卿、陈惠民、葛阳斋等组织游击队,于1938年1月参加了泰西起义,成立了“山东西区人民抗敌自卫团”。该区的游击队,被编入自卫团第二、三大队。1938年7月,中共肥城县第三区委会成立,到年底,发展党员23人,建立5个党支部。

陆房战斗后,党的组织发展较快,全区8个乡、镇都建立了中心支队,51个行政村都建立了党支部,党员发展到1500余名。在八年抗战中,这里是抗日工作的“实验区”,为革命战争做出了重大贡献。

三区民众抗日动员委员会(动委员)于1938年7月成立,县委宣传委员、三区区长王应民兼任。1939年春,八路军第一一五师入鲁,罗荣桓政委在东平县常庄召开活动分子会议后,派郭少川等三人组成民运工作队,开展三区工作。郭任动委会主任,动委会下设民运、宣传和总务三个股,充实了从民众中提拔的干部,相继建立了区、村农救会、青救会和妇救会,很快将全体抗日民众组织了起来。在陆房战斗中,显示了他们的抗日作用。

三、一夜之间,陆房一带村庄驻满了八路军

八路军第一一五师挺进泰西后,积极开辟抗日根据地。据调查:5月9日傍晚,第一一五师直属机关及部队由边家院区古城村一带率3000余军政人员驻进三区。师直属以及鲁西区委、泰西地委等驻红山庄、刘庄、郝峪、上庄、下庄等村;津浦支队驻孟家村、郝家村一带;六八六团团部驻西陆房村,一营驻东陆房,二营驻大董庄。另外,国民党肥城县政府田家滨旅驻刘家村。 

部队于9日傍晚进驻,到11时许,向北转移。在此居住时,除领导机关驻村内居民宅工作外,其余单位和人员都在村头、村外、山沟宿营(只有国民党田家滨军队驻村内)。

此间,部队用民众柴火做饭,交柴火钱,民众均不收。而驻大董庄的部队,向民众征集的热食,交钱民众也不收。民众均以满足军队要求为荣。

四、战后部队转移,民众作向导

5月10日,第一一五师师部、主力686团以及地方党政机关3000余人,与日军5000余人在东陆房一带遭遇,即发生著名的陆房战斗。

一一五师在代师长陈光等指挥下,凭险据守,予以日军沉重的打击。经一天激战,歼敌1300余人,我军伤亡200多名精干力量。傍晚,部队胜利突围。突围中,当地群众为部队当向导,发挥了重要作用。

当年曾采访的向导有:

1、牛家庄闫学太。带我前卫部队北上,在南僧台村北沟与日军遭遇,接着带我军返回陆房,即与日军作战。

2、牛家庄孙淑法。带我军某部过小董庄,到凤凰山前。晚上,又带着部队从簸箕掌村南西行山沟,到东平县遂城,突出了重围。

3、闫学东。他开始害怕,经做工作,带我军一部从西陆房西北河沟的胡家桥处突围出去了。

4、簸箕掌村郝京余。带六八六团一部,沿肥猪山西山脉的花石峪到牛头山、大董庄西头,爬肥猪山再到西南大峪,天黑抬着伤员从红山庄、老树峪到岈山,沿崎岖山间小道,突出重围。

5、簸箕掌村郝京贤。对他采访了三次。他说:“带部队(六八六团)人员,从村北四亩地出发,南过岈山支脉的李家垭口,到达岈山,突出重围。”他还让女儿扶着他,爬上李家垭口,高兴地指划着,述说着当年的情景。我为他拍了照。

五、民众直接参战与上战场人员

1、大董庄猎户、村自卫队长董明言。他和守卫肥猪山阵地上的战士一起作战,并用受伤战士的枪打死一个日军和一匹马。

2、山套村郝传海、郝东存等。陆房战斗中,他们为部队筹集煎饼,并挑着开水,给阵地上的战士送去。

3、山套村郝京全、毕洪河等。他们从西长山阵地上,抬下一个伤员。喂饭后,送往老树峪隐藏。

六、陆房战斗突围前,帮助藏埋我军物资的群众

1、山套村郝京梅。将部队撤出战场后留下的两支步枪、一批子弹、文件和军用品,藏在自家地屋子里。几天后,部队派人来打扫战场时取走。

2、山套村郝英先。在地屋子里藏部队电台一部、步枪七支及马鞍子等。抗日战争胜利后,被肥城县政府评为一等功,奖励10元钱,并发了奖状。

3、山套村郝京岐。在地屋里藏我伤员7人,送饭达两个月。之后,伤员全部归队。抗日战争胜利后,被肥城县政府评为一等功。

4、西陆房村群众。将我军带不走的一门迫击炮和步枪,放入王家地主的水坑里。战后取走。

七、民众在各处救我军战士情况

1、陆房村孙书宝的母亲一家人。救下了一个被日军追捕的八路军战士,将其藏在死孩子沟。

2、陆房村孔宪松。在黑峪桥处,见一个战士被日军追捕。于是,他将牵着的牛交给战士,躲过了敌人。

3、陆房村孔庆斋的母亲。她将两个我军伤员藏在地屋子里,送饭送水。后来,又让村长派人用门板抬往岈山后方医院。

4、东陆房村村民。东陆房村村民发现麦地里躺着一位被打伤腿的炊事员,村民们将其抬到地屋子里救出来。

5、牛家庄葛绪海和孔宪忠。他俩人在陆房战斗后爬上翻子顶(山),想捡子弹壳。在柳树林子处,发现12个八路军战士都头朝北牺牲了。还有一个活着的,伤了腿。于是,他俩将伤员背到地屋子里。之后,又送下山来。

6、牛家庄小尚茂。陆房战斗后,他上山拾柴,发现一个八路军伤员。背下来后,给伤员换上便衣,送往红山庄。

7、刘宪臣妻子掩护八路军。陆房战斗后的第二天早晨,日本鬼子从东边爬上牛栏山(当地人叫“东山”),放了一阵枪,见山下东沟里藏着些老百姓,下山哟喝着到曲家场围开会。鬼子堵在沟的出口处,出来一个人检查一个人的手,看看有没有硬茧。两个穿便衣的八路军被查住,推到一边。刘宪臣妻子走过来,被查住的那个年轻八路叫了声:“娘,你不等等俺!”刘宪臣妻回头一看明白了,走过来对鬼子说着:“俺儿子在济南做生意才回来。”伸手把俩个八路抓着胳膊拉过来,闯过了沟卡。

(作者为王汇川)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