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家庄革命故事——记朱云生先生、曹云卿女士

时间:2022-10-10

      朱秀珍讲述  石安整理


拥军及动员参军

  抗战结束后,国民党蒋介石在美帝国主义的支持下,大量收编伪军,扩张军队,屡屡进犯我解放区,破坏停战协定,发动内战的阴谋暴露无遗。

  1946年三四月份,朱家大院的朱钦良(朱云生之侄)及两名勤务兵,身骑战马,率领着30多名战士,回到柳家庄,开展部队的后勤保障工作。朱家大院的油坊,便成为了部队食用油生产基地,战士们就吃住在油坊,日夜加紧生产。部队上不断有黄豆运来,同时将战士们榨好的豆油和豆饼(用于喂战马)运走。朱云生先生每天都到油坊指导生产,掌握榨油情况;朱钦良则带着两名勤务兵,驰骋往来于柳家庄与部队驻地之间,负责部队前线所需调度生产及运输。朱钦良打小尚武,讲义气,爱打抱不平,最见不得那些地痞流氓欺负穷人,只要让他碰上,都会管一管。因此,周围远近的村庄都知道:谁不怕二少爷乐(小名)啊!之后部队又运来一批批的谷子,需要碾压;以及一批批已裁剪好的鞋样,需要纳鞋底,上鞋帮。全村的拥军工作随之有序开展起来:村妇女会长刘明香负责接收,然后交给曹云卿女士(朱云生之妻),由曹女士分发到户并指导加工、制做,验收合格后,将碾好的小米、做好的军鞋收回,再有妇女会长交给部队运往前线。一年后,完成生产任务的朱钦良带队返回部队前线。想来,若朱振礼老先生在天有知,看到他的子孙们不负其教诲,以天下为公,倾其所能,定会感到欣慰、自豪。

  1946年6月26日,全面内战爆发,根据形势需要,中共山东分局下达了开展动员参军的工作指示,柳家庄积极相应,着手开展。村公安员朱钦玉和民兵队长王月明来找朱云生先生商议:谁家该报名,谁家不适合等,定下初步的方案,然后分头去动员,不好做的工作,就有朱先生亲自去。此次全村共有六人报名参军,他们是:朱春林、朱钦静、王继典、王月清、朱增林、郭寿芳。这些当时柳家庄的后生们,在奔赴前线后,英勇杀敌,参加了数次与国民党反动派的重大战役,最后,分别在莱芜战役、淮海战役和孟良崮战役中光荣牺牲,为全国的解放献出了自已年轻的生命。

与还乡团的斗争

  解放战争时期,蒋介石一面大肆集结军队“蚕食”我解放区,一边支持土改时逃亡的反动地主、汉奸、恶霸,资助他们武装返乡,血腥镇压我根据地基层党组织和干部。

  1947年三四月份,上级下达了紧急转移的通知。柳家庄朱云生先生和公安员朱钦玉接到通知后迅速准备:朱先生带着曹女士为他准备的蓝花布包袱;朱钦玉准备好了烟挑子(当地农民,出远门时挑担烟叶,路上卖了当盘缠)。形势紧急,朱先生摧促其赶快走,但朱钦玉惦记着自已地里的烟还没施肥,坚持要施了肥再走,结果第二天就找不到他人了(后发现已被还乡团活埋),朱先生也错过了转移时机。

  乡公所再次设在了朱家大院的大堂屋,朱云生先生仍以文书身份作掩护。此时的乡公所己被还乡团所掌控,还乡团的人有的挎着盒子枪,有的背着大枪,就待在大院里,抓来的基层干部也关在大院里。局势混乱,几乎天天都会听到有人被活埋、投井、打黑枪。仅新泰六区(包括张庄、东都、孙村、良庄等)就有男女数十人,被穷凶极恶的还乡团投入了张庄矿那时已废弃的1号北立井里。他们大都是各村没来得及转移的妇女会长、农救会长、公安员、民兵队长等。当时的情况是留在大院里反到比出去安全,所以当李家庄的农救会长尹作明和兴隆屯的农救会长邢继和被他们抓来的时侯,朱先生就向还乡团推荐,让他俩给他们做饭。这样,尹作明和邢继和就在大院里做了两个多月的饭。有时还乡团的人想吃饺子,让他俩去外面地里割韭菜,他俩都会悄悄地去问朱先生:去还是不去,朱先生就会问他俩,是谁叫去的,了解考虑后再叫他俩去或不去。之后,他俩被各自的村庄保了出去,但仍没能躲过还乡团的毒手。

  此时,交通员横当(刘宣元)依然象往常一样,背着个碌砫锅子,隔三差五的去朱家大院看看。他非常的机智、勇敢,总是一进院就忙活:扫地、打水、抱柴火,不闲着。还故意大声的喊:“表姑!表奶奶!咱今天做XX,做XX吃吧?”还乡团的人就以为他只是个小干活的,且与朱家有点亲戚关系,所以并没有引起他们的注意。

  一天下午,朱先生交给小胖子(朱秀珍)一个纸条,让她给城西赵家庄的王者斌送去。曹女士接过去,帮小胖子(已十多岁)藏到袜子夹层里,然后嘱咐小胖子晚上就住在表姐家(我军家属),第二天再回来。小胖子答应着,像往常一样,挎上个提篮,拿上挖菜刀子就出门了。信送到后,本打算住下的,可是这天表姐夫王举正回家了,不能住下,只好赶紧往回走。此时天色已晚,当走到西西周时,从路边棒子地里突然跑出俩人,看到小胖子就又退了回去。小胖子于是就站住了,原地盯着看。过了一会,就听两个人中的一个说:看看走了吗?边说边把头探了出来,马上又缩了回去。搞不清情况,也不敢往前走,小胖子只好返回不远处刚刚走过的三光殿茶棚。茶棚此时已上灯,小胖子就紧走几步过去,在门口坐下,装做是附近住家在这里玩的,同时观察情况。等了很久也没见那两人过来,看到门边有个麦穰垛,就钻进去躲了起来,不知不觉就睡着了。醒来天已放亮,听到外面有走路的、赶车的的声音。当看到有邻村的人时,这才做着伴,回了家。              

  这年夏天,翟镇区区长张少先,晚上在家中睡觉时,被黑枪打死,也搞不清是什么人干的。这给朱云生先生及新泰我地下党组织提了个醒。当天给张少先发完丧后,当晚朱云生先生就被区里安排到北公庄督建小学去了,自此,很少回家。不久,地下党员何尚贞(浮丘村人)被我地下党组织安插到了区里,紧接着,朱先生也被调回了区里,继续以国民政府翟镇区公所文书身份作掩护,直到解放。

                                                                                                                                                          (作者石安系泰安市国家安全局退休干部、讲述人朱秀珍的女儿)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